周信:“债务陷阱”?新闻“陷阱”?

时间:2019-08-09 12:36:41 作者:县溪寿梅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一些西方媒体的炒作在笔者看来,未免太不专业,其实也有违他们自己标榜的新闻精神。

中国有句俗话,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才知道。斯里兰卡人民知道怎样做是符合自己利益的。建设汉班托塔港,将斯里兰卡打造成印度洋物流和制造业中心,是斯人民长久以来的心愿。对于斯里兰卡这个刚刚结束内战不到十年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人民渴求和平发展,向往美好生活。来自国际金融机构和中国等国的贷款将有效帮助斯解决经济发展中资金缺乏的困境,帮助其恢复造血机能。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巨大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的经验之谈。况且,根据斯里兰卡央行统计,截止2017年,来自中国的贷款仅占斯外债的10.6%,低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日本。

斯里兰卡前总统也好,现总理也罢,又或是内阁经济要员们都把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斯里兰卡压根儿就没陷入债务陷阱。换言之,就斯里兰卡的情况来说,这就是个伪命题。

这个问题早已是老生常谈。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西方媒体热衷炒作中国给予斯里兰卡巨额贷款后使其落入“债务陷阱”。斯里兰卡财政部长、央行行长等数位高官,甚至包括前总统拉贾帕克萨都看不下去了。老贾边访问印度边出来说话,汉班托塔港建设之初,斯欠中方债务低于欠美国和其他国家债务,再说了斯债务占GDP比重在可控范围之内。维克拉马辛哈总理也苦口婆心地同美国媒体说,斯央行数据显示,斯最多的贷款以美元计价,债务机构中最大的组成部分是国际主权债,通过国际金融市场融资而来。斯短期债务只有75亿美元。没有看到中国带给斯里兰卡的任何威胁。

未成年人的教育一般被划分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个层面,而家庭教育是人生三观教育的起点,是未成年人教育的重中之重。很多人之所以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首先就跟家庭教育的缺失密不可分。因此,提高家庭教育中对阅读的重视度,用科学的方法引导孩子阅读,就成为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会上,陈国荣向悠果维颁发了“体育·训练局赞助商”证书和“体育·训练局国家队运动员备战保障产品”证书。

另一家连锁超市品牌Auto Mercado的企业社会责任协调员西尔维娅•佩雷斯告诉记者,他们在圣佩德罗洛斯约赛斯纬度大楼和圣拉法埃尔埃斯卡苏综合购物广场的两家门店目前已经停止向其消费者提供塑料购物袋,该品牌旗下的所有其他19家门店也将于2019年底前加入这一行列。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素来标榜新闻专业精神的美国媒体视而不见,选择在世界经济论坛这么一个引领新潮流的国际会议上,浪费采访一国总理的宝贵时间来“炒冷饭”呢?借维克拉马辛哈总理的嘴再问一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中国为斯里兰卡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也为很多国家提供了贷款没人反对,现在中国对斯贷款占比下降了却说是“债务陷阱”呢?再有,借用一句外交部发言人的话,同样是资金,为啥一说是西方国家提供的就是“馅饼”,而中方一提供就变成了“陷阱”呢?答案不言自明,那副戴了那么多年的“有色眼镜”该摘掉了!

女子倒卖伪造票证被抓 涉案金额数十万元

但有分析认为,相较于充电设施数量,布局不合理才是制约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据了解,为了能够满足新能源车主们日益增长的需求,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多建充电桩,出现因“试点”、“示范”等项目而盲目建桩,导致充电桩布局不合理,使用率也因此被拉低。

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少军在致辞中指出,当前江苏地区私募基金行业发展主要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占比较高,私募股权类管理人占全省私募基金管理人总数将近75%,其管理规模占全省总量超过90%。二是对省外资金吸引能力强。协会披露数据显示,从全国私募基金管理人对江苏省在投项目投入本金来看,金额位居全国前五。三是江苏私募基金正在进入“质量提升、品牌提升、成效提升”的发展时期,长期资本不断进入,基金类型不断丰富。下一步,江苏省委省政府将围绕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的目标任务,进一步优化融资服务,加大直接融资支持力度,积极培育私募股权投资市场,鼓励有条件地区开展各类私募基金集聚区建设,不断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2年以来,被告人林文金因犯盗窃罪、流氓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窝藏罪五次被判刑入狱。2011年2月3日,被告人林文金刑满释放后,网罗被告人倪某辉等多名刑满释放、社会闲散人员,受其领导、听其指挥,形成在团伙中的权威地位,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妨害公务、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林文金为组织者,以被告人倪某辉等人为积极参加者,以被告人陆某琨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9月13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在越南出席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东盟会议期间,美国媒体再次向其抛出事先准备好的所谓“债务陷阱”问题。得到的回答毫无疑问,斯没有因向中国贷款而陷入债务陷阱,更没有向中方转让斯重要港口的控制权。

举例来说,“口红经济”就是典型现象之一。《报告》显示,2018年唯品会中产女性用户平均每人每年购买4支口红,且口红首次进入到三至六线城市美妆品类销量Top10;六线城市的美妆人均客单价与人均订单量均高于其他线级城市。特别是美容仪作为在一二线城市率先火爆的单品,开始在下沉市场风靡,2018年购买用户数增长明显超过一二线城市,宁波市的销量增长超过3倍。

汉班托塔港项目是中方应斯方要求建设和运营的。正如多位斯里兰卡官员和港口负责人所坦言的,斯用积极开放的心态,开展与中国的合作,促进国家各领域的发展与进步。斯里兰卡愿意同中国企业开展合作,希望中方提供贷款等融资支持。维克拉马辛哈总理在采访中澄清,斯没有把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港口“割让”给中国,我们正在同中国合作。

如果不能给予发展中国家适合走路的“鞋”,至少可以对别人之间良好的合作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更不应在别人埋头苦干、携手发展、奔向幸福之路的时候自己忙着去“挖坑”,对吧?(作者是国际问题学者周信)